业界资讯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 (十五)

发布时间:2019-02-02 14:07:27??|??来源:中国网??|??作者:王晓辉??|??责任编辑:李潇

作者:王晓辉

《射雕英雄传》英译本第二卷如期出版,翻译的名字叫Gigi Chang。关于译者,只是在译本的最后一页有一句话的介绍,说她曾经为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翻译中国古典戏剧,为英国皇家宫廷剧院和香港艺术节和上海戏剧艺术中心翻译中国当代戏剧。我猜想Gigi Chang 应该是与第一卷译者Anna Holmwood年龄相仿,志同道合的华人女孩儿。其实,不论译者是文坛宿将还是后起之秀,我们都应该怀着同样的敬意。


《射雕》中的一流高手在第二卷中渐次出场,华山论剑的五大高人有四位露面,东邪西毒北丐中神通,南帝段皇爷还没出现,可能要等到下一卷了。“辣块妈妈”!这几个高人的名字和绰号就够Gigi Chang喝一壶的了!我们来看看她是怎么翻译的:

东邪黄药师: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

西毒欧阳锋:The Western Venom Viper Ouyang

北丐洪七公:The Northern Beggar Count Seven Hong

中神通王重阳:The Central Divinity Double Sun Wang Chongyang

文学作品中名字的翻译是一个难关,每一个译者都要硬着头皮闯。金庸笔下的江湖人物的名字往往是由绰号加上姓名构成的,如飞天蝙蝠柯镇恶、笑弥陀张阿生, 《水浒传》中豹子头林冲、鼓上蚤时迁、一丈青扈三娘,也是如此。绰号与人物的背景经历武功人品相关,而这些往往又是个性化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在语言转换过程中存在着极大的难度。

东邪西毒北丐中神通,各有方位,用eastern, western, northern和central来翻译,别无选择。我个人认为,上面的四个名号的翻译中,西毒欧阳锋翻译的比较贴切,再倒译回去就是“西域毒蛇欧阳”,英语读者从名字上即可想象这是一个武功高强、心狠手辣的角色。


而其它三个名称的翻译值得商榷。首先看东邪黄药师的译法,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 “东边的姓黄的异教徒药剂师”。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金庸会给东邪这样一位高人安排了一个药剂师的工作,难道他的生活圈子里有一个性格古怪,在中药店里配药的人?Heretic的意思是异端者或异教徒,是一个极具宗教色彩的词汇,用在黄老邪身上并不合适。黄药师虽然非汤武,薄周孔,但绝非邪恶之人,于大是大非还是分得清清楚楚,只是他性格古怪,行事不入俗流而已。与其叫他黄老邪,还不如称其为黄老怪。因此,我建议翻译成The Eastern Eccentric Apothecary Huang, 简称the Eastern Eccentric。

北丐洪七公,Gigi Chang的翻译是The Northern Beggar Count Seven Hong。选择Count一词大概是为了对应翻译洪七公的“公”。Count是欧洲的伯爵,中国古代虽然也有被称作“公”和“伯”的爵位,但与Count不是一回事儿,与洪七公的“公”更是不沾边儿。关于洪七公为什么叫“七公”,金庸没有特意交代,只是在与郭黄二人初次见面时,郭靖问他贵姓,洪七公答道:“我姓洪,排行第七,你们两个娃娃就叫我七公吧。” 如此看来,这位洪帮主有可能是穷苦出身,排行在七,名字就叫洪七或者洪老七,对于黄蓉和郭靖,他自然是“七公”,按照老北京的叫法儿,就是他七大爷。既然如此,我们可以不去考虑他究竟是几大爷,索性去掉Count, 直接音译成The Northern Beggar Hong Qigong, 既不妨碍英语读者的理解(六公七公对他们来说都一回事儿),读起来也铿锵有力。

王重阳的名字译成了Double Sun Wang Chongyang,这样一来,就成了“两个太阳”或者“双日”王重阳。王重阳是一个真实的人物,出家修道之前曾中过文、武双举人,是金代全真教的创始人,道号重阳子。“重阳”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符号,《易经》将“九”定为阳数,且为阳数之极,九月九日便是重阳,“九九归一,一元肇始”,是吉日,也是后来的节日。王重阳的道号应该是这个意思,毕竟《易经》是道家学说的基础。那么,王重阳的名字就不应该译为Double Sun, 而应该译为Double Ninth, 但如此翻译,外国人会更加糊涂,所以,还是折衷主义的方法比较稳妥,音译, The Central Divinity Wang Chongyang, 这样,起码不会引起歧义。当然,如果900多年前王重阳的母亲在生他的前夜梦见两个太阳从东方升起,因此给他取名重阳,那我无话可说,只能再次对译者表示敬意。


高手既然出场了,武功的境界自然也就提高了。《射雕英雄传》的武功,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降龙十八掌,英译本翻成Dragon Subduing Palms (降龙掌),所谓十八掌,是指整套掌法中含有十八个招式,翻译时省略为佳。

金庸笔下的武功招式,不仅想象丰富,奇幻无比,还往往被赋予中国文化的内涵。洪七公与郭靖黄蓉巧遇,吃了黄蓉做的美食,便传授给郭靖武功作为回报。第一招就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亢龙有悔”,语出《易经·乾卦》:“上九, 亢龙有悔。” 意思是龙飞到过高的地方就要后悔,也可引申为地位权势高的人要戒骄戒躁,否则就会因失败而追悔莫及。金庸把这句话用在武功招数上,可谓神来之笔。小说中洪七公是这样给郭靖解释的:

“这一招叫作‘亢龙有悔’, 掌法的精要不在‘亢’字而在‘悔’字。倘若只求刚猛狠辣,亢奋凌厉,只要有几百斤蛮力,谁都会使了,这招又怎能叫黄药师佩服?‘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因此有发必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却还有二十分。哪一天你领会到了这‘悔’的味道,这一招就算是学会了三成。好比陈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那便在于这个‘悔’字。”

Gigi Chang 英译:

Remember the name: Haughty Dragon Repents. The essence of the move is not about being 'haughty', it is in the 'repent'. Anyone with a few muscles can muster up fast, brute force. Do you think that's enough to win Apothecary Huang's approval?

'The haughty dragon repents, what waxes must wane.' Propel and withdraw. For each palm thrust you launch, you must have at least twice the strength reserved in your body. When you understand what 'repent' means in action, then you will have grasped about a third of what this move is about. It is like a vintage wine: smooth on the palette, a powerful kick at the end. That is 'repent'.

这一段翻译非常出色,节奏明快,干净利落,英文比中文还少二三十个字,这是很不容易的。我想外国读者能够非常顺畅地理解作者的原意,亢龙有悔并非只是追求刚猛狠辣(fast, brute force),而是张弛有度,收发有节,这种理念实际上也是中国人的人生哲学。其次,“陈年美酒,上口不辣,后劲却是醇厚无比”(It is like a vintage wine: smooth on the palette, a powerful kick at the end. )的译法也十分巧妙贴切。

文学作品从来就不是为翻译创作的,金庸在写《射雕》时也不会考虑会不会给翻译带来麻烦。Anna Holmwood 和Gigi Chang两位年轻的译者,热心于译介中国文化,仅这份情怀和勇气,就值得我们钦佩和尊敬。